_人中乔楚。

【暗云bg】一本来自云梦的日记

*暗云bg向
*小学生文笔
*欢迎捉虫

我,云梦,是个奶妈。日常,是思考怎么能拐个暗香男弟子回家。
关于这个想法,其实没什么特别原因。兴许是看多了师姐们从金陵搜刮来的话本,深受什么《霸道医者俏杀手》、《洗尽铅华为你医》之类的毒害。反正,暗香男弟子就是可爱,不接受任何反驳。
但事实上,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行走江湖这么久,我几乎没见过什么小暗香。偶尔在师门汤池见到一两个爬树打坐的,还没等着我去搭讪,人家看见我头上明晃晃的【好想撩暗香小哥哥】几个大字,就施展轻功溜之大吉了。
呵,男人。

我,云梦,是个奶妈。今天,也依旧撩不到可爱的小暗香。
一大清早,做完课业,无聊至极的我就匆匆跑出师门,打算去茶馆喝喝茶听听书。路上恰好遇到了算命的曾先生,听他一直吆喝着,也耐不住请他卜了一卦。
“小姑娘,你求得什么?”
“求缘。”这还用说?
“此签是上上签,小姑娘你今日必有良缘。”
如果此时有特效,我猜我头顶已经炸起烟花了。兴奋,难以自持的兴奋!有生之年,我终于可以嫖到小暗香了!!!!
然而,在茶馆坐了一个半时辰的我,感受到了天老爷深深的恶意。今天,确实有良缘,可惜不是桃花,是佛缘。在笑着和不知道第几个大师挥手告别以后,我付了茶钱,打道回府。并且发誓,再也不去曾先生那里求签了。哼。

我,云梦,是个奶妈。大概,就算我遇到了命中注定的那个暗香也救不了他。
今日,阳光灿烂,万里无云,天气好到我终于忍不住从师门溜出来活动活动筋骨。
“小姐姐,打本么?”
我听到有人这么问,正欲回绝,一转头。队里有暗香!男弟子!这本,我打定了!!!
没错,我是个非常跟随内心的云梦,为了可爱的暗香小哥哥,可以什么原则都不要,哪怕是打本这种让我费蓝到窒息的事情,也可以接受。
然而,此时此刻,我正站在薛家庄思考人生。进本之前,怎么没人告诉我这一队人这么皮。大哥,您就要残血了!求您回头看我一眼,让我奶您一口成么!!!求您!!!
在我脚踩风火轮似的,给队友回了血后,我惊喜的发现,那个让我背弃原则的小暗香,也残血了。mmp,老子的技能还在CD,你振作一点!

我,云梦,是个奶妈。但是,偶尔也会客串一下暴力输出。
我们云梦弟子虽然是医者,但,也是有修习武艺的。就连做个日常课业,都时不时要和门内的武学师父ーー青荷师姐打上一架。美其名曰互相切磋,实际上就是想试试看我们有没有偷懒。毕竟,身在江湖,总要学会自保。如若连自己都保不住,还谈什么救人。
故而,在眼看着薛宝宝就要提着刀冲上来,砍死那可怜巴巴的小暗香的时候,我急眼了,拎着灯迎上去,抬手就抡,来了个暴击。薛宝宝一面猛的退后,一面还在嘴里念念有词。
完美!我笑着转身准备给暗香小哥哥来个爱的回红,结果看他双眼震惊的看着我。
呃...好像玩脱了,吓到人家了,尴尬。

我,云梦,是个奶妈。开心,我终于有了绑定的小杀手!
从副本里出来,各自领了分到的装备,便应该各回各家,各找各掌门了。于是趁着还没退队,我急急忙忙锁定了队里的小暗香,加好友之。
“小暗香,看不看风景,跳楼也可以,活体红药了解一下?”
“...我摔不死。”
“呃...对,你们暗香轻功好,会飞。”
“你是个云梦。”
“嗯?”
“云梦是医,不是刀。”
“哎哎哎???你是说刚刚本里?我怕你挂了嘛,一时激动,一时激动。你不要嫌弃我嘛。”
“...我的意思是,以后打架,我来。”
!!!!!!!这话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你的称号。不要么?”
“要!!必须要!!!”
“我的脸被划伤了,帮我涂药。”
“现在就来!”

我,云梦,是个奶妈。人生理想是拥有一个可爱的暗香男弟子,我愿意为他做一个暴力输出,也愿意从此收敛锋芒专心为他疗伤。很幸运,我找到了他。此时此刻,我攥着他的围巾,他眼神望着我的药箱。
他说:“看了我的脸,就要为我负责。”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不懂,就解释一下称号就是说前文那个头顶明晃晃的大字啦。
*完全是来自一个总也撩不到暗香的云梦的怨念才成的文。大概有点无脑?希望不要被嫌弃。
*作为起名废,一开始打算就叫【我,云梦,是个奶妈】的。但是亲友提议了现在这个名字,果断就用啦。

评论(34)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