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人中乔楚。

【少云】妖僧,哪里跑(四)


*完结章啦!
*小学生文笔,欢脱向?
*欢迎捉虫和评论呀~

惠施最近有些静不下心,合上眼,脑海里便都是茯苓的音容笑貌。这累得他连经都诵不下去。

“心有杂念。”师父瞧了他一眼,给了个不咸不淡的批注。惠施心中欲哭无泪,要说这平时自己见的女施主也不少,也不曾见自己被影响分毫,怎的自上次打坐点一抱,就回味到现在呢。

一定是因为茯苓施主太吵了。只是抱了一下,她就在耳边聒噪的没完没了。惠施在心中暗自吐槽,茯苓在他怀里羞红着脸叫嚣的模样又跃然眼前。

“惠施。”远远地好像听见师父在唤。惠施回过神,发现自己刚刚竟然又神游去了。

“师父,徒儿知错了。”惠施诚恳道歉,可师父只沉默了一会儿,方道:“你心里记挂着那位女施主。”

“徒儿该如何是好,还望师父指点。”

“世有千劫百难,其间,情劫最为难渡。”师父摇着头,叹了口气,一手拍拍他的肩,继而道,“也罢,不曾拿起,何谈放下。去吧去吧。”

言罢,师父就起身走了,徒留惠施跟着面前的佛祖像大眼瞪小眼。恍惚间,竟觉得菩萨的脸都像极了茯苓施主。

荒唐,真是荒唐。惠施拍拍自己光秃秃的脑袋,打消自己的念头。复又一边思考师父的话,一边往云梦汤池去。

“啊啊啊锦鲤锦鲤锦鲤!”远远地便听闻小姑娘夸张的叫喊,语气中满是惊喜。惠施正欲抬头去瞧,就突如其来地被鱼竿糊了一脸。

“啊,抱歉抱歉!哎?妖僧?”小姑娘急急地跑来,瞧见他的脸,就忽的停下了动作。

......孽缘,果真是孽缘。

惠施揉了揉被抽红的脸,施以一个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茯苓施主好棍法,一发即中。”

“哈,哈哈哈。”茯苓对他尬笑,“激动了,激动了。不然,我把这只锦鲤送给你?”

惠施低头瞧了瞧鱼篓里挣扎的红色锦鲤,叹了口气:“不必了,施主送给小僧,也是要放生的。”

更何况,这鱼还没我们莲池里的大。当然这半句他没能说出口。

“你今天来做什么?总不是要和我一起钓鱼吧?”

“小僧今日,确实有话要问施主。”

“我就知道,说吧说吧。”茯苓复又提起鱼竿,吓得惠施不自觉地躲出去两米远。茯苓瞥了他一眼,发出轻哼,嘴撅得能挂两盏油灯。

惠施咳了两下,试探道:“茯苓施主,可找到心上人了?”

“我当你有什么正经事问我,原来不过是要损我!”茯苓气鼓鼓,作势又要用鱼竿打他,“别以为你是和尚,我就不敢揍你!”

“莫急莫急,小僧是想问问你,你若是没有心上人,愿不愿意和小僧走。”

“呸呸呸,谁要和你一起出家,我才不要做尼姑!”

......怎么觉得好像情况更恶劣了。

惠施头疼地抹了一把额上的汗,耐心同正气急的小姑娘解释:“施主误会小僧了,小僧之意是,倘若小僧愿为姑娘蓄发还俗,姑娘可愿皈依于我。”

对面沉默了一阵,小姑娘瞪大了一双眼,不知是不是过于惊讶,一时吓得说不出话。惠施也不言语,等着对方回答。

“你可真是淫僧,先前抱了我,现今又想娶我。”茯苓终于回了他,头低低的,让人看不清面上神色。又过了一阵,她便接着道:“终身大事,你可得叫我好好想想。”

惠施不记得自己何时开始便等在汤池了,这汤池的少侠游客换了一拨又一拨,他始终未能瞧见平日里一身蓝衣,慌慌张张钓鱼的小姑娘。

眼看着夕阳西下,一天就要过去,惠施心下觉得茯苓大抵是不会来了。他瞧了眼红霞满附的天,叹了口气,转身便要离去,却远远地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个声音说:“妖僧!哪里跑?”

*终于完结啦,感觉剧情太快,好多话没说清楚?有机会更个番外吧qwq
*下一篇可能要更别的cp了,但是因为有亲友在,所以不会放弃少云的,请各位小姐姐不要抛弃我!
*感谢观看~爱您~

评论(1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