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人中乔楚。

【少云】妖僧,哪里跑(三)


*内含隐线云暗云gl与华武bl
*小学生文笔,专注逗比
*欢迎捉虫和评论

继麻风村一别,惠施已许久未再见到茯苓。按理说如她这样闲不下来的姑娘,是不太可能毫无音信可闻的,怕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惠施不禁起疑,却也无从打听。

“大和尚,组队观光不?”正想着,就听到有人唤他,他转头便见一个云梦姑娘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惠施瞧着她,不知怎么就想到了久未逢面的茯苓施主,待自己回过神来,早已应了好。惠施起身入队,队中已有一位道长与一位华山少侠。那道长顶着一张生人勿近脸,同他微一点头示意,就不再说话,那位华山少侠倒是个熟脸,此刻却似乎正忙着哄慰那位道长,冲他乐上一乐就算是打了招呼。倒是云梦姑娘仍旧笑脸相迎:“我还有位师妹要来,烦请大师再等上一等了。”

话音刚落,就有人骑着马匆匆赶来了。惠施抬眼,望见一张极熟悉的脸,对方动了动唇,嘀咕了一句:“又是你啊,妖僧。”熟悉的言语,语气却陌生的少了几分活泼。

“施主今日可是有甚不快?”几人到达修炼之地,茯苓飞身下马,坐于惠施身侧,轻合着眼,表情晦涩。惠施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发了问。

茯苓看看他,又垂下头,如墨的长发顺势滑下遮住她的半个面颊:“没什么,只是一位故人受了重伤,我替他难过罢了。”

“他可是位暗香弟子?”

“...是,你可不许觊觎他。”茯苓抬起头来,红着眼圈,嘟着嘴,俨然一幅受了委屈的模样。惠施在心中叹了口气,想不明白面前的女施主怎么就那么死心塌地地认为他一定有断袖之癖,难道自己长得不够直男么?

不对不对。佛家弟子是不能谈情说爱的。佛祖莫怪,善哉善哉。

“那位施主,是茯苓施主的心上人?”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回了一句“不知道,或许是,或许不是。”

惠施不解,却也没有再问。带队的云梦姑娘见了便悄悄凑过来:“要我说啊,师妹你就别想着他了,我家香香都说你俩之间横看竖看,也就是个青梅竹马兄妹情。”

“还不都是师姐害得,从小给我灌输云梦暗香一家亲思想。”茯苓气鼓鼓地回她,活像只小河豚。

“咳咳,我看今天也差不多了,我先回去找香香了哈哈哈。”云梦姑娘干笑了几声,急忙溜了。

“奇迹......”小姑娘泪眼汪汪的瞅向另一边的华山少侠,对方目光闪烁几下,也不知想了些什么,最后也拽着身旁面色不善的道长一秒退队。

“哼,见色忘友。”茯苓哼了一声,仍旧嘟着嘴,眼圈微红地站在惠施身侧,活像是被他欺负,受了委屈似的。

“施主...”

“妖僧,我要抱抱!”小姑娘打断了他的话,用一双兔儿眼瞧他,“我不高兴,你快哄我。”

“茯苓施主,这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小僧乃出家人...”

“心里没鬼,为什么不敢!”茯苓打断他,一双杏眼瞪得极大,佯怒着看他,“你若真心里澄澈,就和我抱抱!”

“...好。”惠施被咽得没话,只得答应,将面前的小姑娘,一把抱起。紧接着,自己的耳朵就遭了袭:“我是说拥抱,你干嘛把我抱起来!看来你不仅是妖僧,还是淫僧!”

......佛祖在上,我只是为了安慰她,真的真的是为了安慰她,并非有意破戒。惠施在心里念叨,顺便还多嘀咕了几次“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总觉得自己写的越来越烂了,哭哭QAQ,小姐姐们不要嫌弃我呀!
*没错,华山少侠就是上次打麻衣时,队里“你平”的那位!因为想尝试写写华武,就私心取了名字~

评论

热度(12)